刘翔伦敦奥运会退赛再次揭示了什么 ?

1、前言

    举世瞩目的伦敦奥运会圣火熄灭了,广大运动员、教练员、竞技体育工作者等正在忙于大赛后的有关庆功活动、总结工作及大赛后恢复调整等各项活动。其中做好大赛后有关经验、教训的总结则是更有意义、更有价值的工作。因为无论是成功的经验,或者失利失败的教训均是今后训练或比赛工作中最宝贵的财富。

    作为一名长期从事竞技体育的教练员,在此之际,我想根据运动训练的基本理论,有关规律,科研成果,尤其是运动实践中大量丰富的实战经验、教训、心得、体会等对刘翔在伦敦奥运会男子 110 米栏的比赛中再次退赛的根本原因作些分析讨论,以期提高运动训练中对恢复性训练的认识水平,减少重蹈覆辙,为提高训练比赛水平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2、刘翔右脚跟腱多次严重受伤的有关经历。

    第一次受伤是 2006 年 1 月莫斯科大奖赛前一个多月时间,右脚跟腱严重拉伤,据诸多媒体报导中断正常训练达 77 天之久,此后经过了三至四个月时间较为充分完全的治疗、康复及恢复性、适应性训练,竞技状态水平重新达到了颠峰状态,于 7 月 8 日瑞士洛桑打破男子 110 米栏世界纪录,成绩 12 秒 88. 此时距 2004 年雅典奥运会以 12 秒 91 夺得奥运会冠军将近两年时间。

    第一次受伤的原因显然是 2004 年雅典奥运会后,没有在多年训练大周期后安排好充分完全恢复性训练的必然结果。没有安排好充分完全的恢复性训练,没有能使各项竞技能力因素的竞技能力水平恢复适应到超过前一训练周期的最高水平,即超量恢复,这就必然导致超过前一周期最高水平的运动负荷施加不上去。通过运动员的主观努力强行施加超过机体最大承受能力,尤其施加超过机体薄弱环节,如足跟腱所能承受的能力的超大运动负荷,必然引起机体一系列不适应劣性反应。包括右脚腱跟严重拉伤。刘翔在 2004 年雅典奥运会前每年只参加四至五次国际、国内大型比赛,而在 2005 年迅速突然地加到每年十五次以上(不但比赛负荷大、还有社会活动多、商业活动频繁、精神负担大……这种有违机体特点的超大比赛负荷,是对刘翔的身体条件和状态水平,是刘翔完全不能承受的,因此发生运动性伤病就是意料中的必然。

    2004 年夺得雅典奥运会冠军后,人们在讨论刘翔的运动负荷安排时,有一种看法,认为刘翔的运动负荷不大,甚至偏小,不易学习和效仿。其实运动负荷的大小,包括比赛负荷的大小,应该严格根据运动员承受运动负荷能力高低的有关特点,运动项目的特点,尤其要根据训练实施安排的客观效果而定,严格贯彻执行“区别对待”的训练原则。要做到运动负荷能持续不断地大得上去,持续不断地超过前一训练周期的最高水平,更要做到小负荷调整能够充分完全恢复过来,超过前一训练周期的最高水平,即超量超复。 

    刘翔 2004 年雅典奥运会前的训练成功, 2006 年 7 月又破世界纪录等等, 2006 年 1 月足跟腱首次严重受伤,正反两个方面的对比,大运动负荷训练后超量恢复的重大意义首次作了最充分、最具说服力的诠释和论证。

    第二次跟腱严重受伤是 2008 年 8 月北京奥运会上退赛。

    刘翔虽然在 2006 年 7 月瑞士洛桑创造了 12 秒 88 的世界纪录,达到了竞技状态的颠峰,但此后直到 2007 年 8 月日本大阪世锦赛前后,由于没有安排积极、充分、完全的调整、恢复和适应性训练、竞技状态水平一直未能重新达到或超过以住最高状态水平,而是处于低下水平。大阪世锦赛前后,不但教练员孙海平,还是运动员刘翔均如是说,另外比赛过程、比赛成绩、与队友史东鹏的状态对比等等,均能得出刘翔竞技状态水平低下的诊断结果。为此作者以“提点建议贺刘翔”为题。致信田管中心付主任冯树勇、教练孙海平,建议在迎接北京奥运会前不足一年的时间中,首先要安排一段时间充分完全的调整,恢复和适应性训练,达到超量恢复,改变一年中运动负荷大又大不上去,小又小不下来的身体状况。在达到超量恢复后再安排一段大负荷训练,然后再经过有效的赛前训练,进入奥运会比赛,很有可能重新获得竞技状态水平的新高峰。此后,虽然不同程度地减少比赛次数和训练负荷,赛前训练也安排了三个月时间,但因竞技状态水平过低,训练安排针对性不强,不到位,至使竞技状态水平仍然处于较低状态运行,以至赛前经三个月时间内也没有恢复适应过来。 总之,竞技状态水平没有恢复、培养到接近或达到最高水平成为北京退赛的根本原因。

    北京退赛直接原因又是在进驻奥运村前八天— 8 月 8 日错误地安排了一次限极强度的测验,跑出了 12 秒 98 的极限强度。远远超过了身体薄弱环节—右脚跟腱所能承受的最高能力,短暂时间根本无法恢复。这是因为运动员各组织、器官、系统的竞技能力水平在恢复过程中存在着有先有后,有快有慢“异时性”的规律,尤其是竞技能力水平恢复适应到接近 80-90% 以上最高水平时,大多数竞技能力因素的能力水平能上得去,而部分竞技能力显得落后。此时冲击大强度大都一时也能上得去,但是往往超过了薄弱环节所能承受的最大能力。稍有经验的教练员都能知道,其结果轻则延缓了竞技能力水平继续恢复上升的过程,重则必然引起不同程度的运动创伤。因此,在机体状态没有培养恢复到最高状态,或在没有把握的条件下,轻易地安排极限强的测验或训练是一个不应犯的低级错误。既没有运动实践经验依据,又没有训练理论依据。

    第三次跟腱严重受伤是 2012 年 8 月伦敦奥运会预赛

    伦敦奥运会退赛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实质性原因与北京奥运会退赛基本相同,只是在时间过程 上,竞技状态水平高低程度上稍有区别而已。伦敦奥运会前运动成绩水平比北京要高些,在两个月前的一周时间内连续两次达到 12 秒 97 以上的成绩。这种运动负荷更大更集中,对机体的超负荷刺激更深,机体的不适应、反应更强烈。恢复适应的难度就更大,恢复时间更长。 7 月 13 日在伦敦钻石杯比赛前后,各项竞技状态不适应,甚至劣性反应的诊断指标就显示出来,至使比赛出现第一枪 13 秒 27 就退出了比赛场,易地德国调整,二十四天后, 8 月 7 日奥运大赛严重受伤。而北京奥运会是在竞技状态更低,只一次极限度 12 秒 98 ,只 10 天后的比赛中跟腱就出现劣性反应,临场退赛。

    两次跟腱重伤,尤其是北京奥运会退赛后,用了一年多时间进行了治疗、康复、适应性训练,在竞技状态水平各项组成因素,其中包括跟腱等原有受伤薄弱部位的形态结构、机能能力、力量速度等没有得到充分完全恢复、适应的条件下,又几乎不加选择地参加了国内外各项赛事。诸如 2009 年 9 月 20 日上海大奖赛 13 秒 15 , 10 月 25 日的十一届全运会 13 秒 34 , 11 月 12 亚锦赛 13 秒 50 , 12 月 11 日的东亚运动会 13 秒 66 , 2010 年 5 月 23 日钻石杯 13 秒 40 ,这些赛事严重地延缓了机体各项竞技状态水平的充分完全调整、恢复、适应的进程,丢失了可贵的不可弥补的时间。不得不痛下决心从 5 月份开始到 11 月份广州亚运会前的五个月时间停止参加任何重大国内国际比赛。 11 月 24 日广州亚运会上,竞技状态果然有所恢复,达到了 13 秒 07 的较高水平。此后通过 1 年多的调整、恢复、适应性训练,竞技状态水平,尤其是运动成绩水平继续有所恢复提高,分别在 2012 年 5 月 29 日上海钻石杯, 6 月 3 日 的美国尤金钻石杯比赛中跨出了 12 秒 97 、 12 秒 87 (超风速)的成绩水平。但通过当时的分析结果,尤其是以后诸多竞技状态水平的诊断表明,以及 7 月 13 日伦敦钻石杯比赛, 8 月 7 日伦敦奥运会比赛等等表明刘翔的各项竞技状态水平,尤其是身体薄弱环节—跟腱的竞技状态水平仍没有恢复控制到最高或接近最水平,致使 8 月 7 日第一枪起跑第一栏的运动负荷就超过了跟腱所能承受的最大限度。直接导致刘翔右跟腱第三次严重撕裂临场退赛。

3、刘翔伦敦奥运会右足跟腱受伤根本原因分析:

    刘翔跟腱三次受伤的直接原因均是运动负荷,尤其是比赛负荷过大,超过了机体的薄弱环节部位 — 足跟腱所能承受的最高水平所致。 但究其根本原因又是机体的各项竞技能力组成因素,没有做到全面、充分、完全的调整、恢复和适应即超量恢复,竞技能力处于低下水平的必然结果。

    当运动员的竞技状态水平处于最高最佳水平时,竞技状态的各项组成因素即体能能力、技能能力、心理能力、智力、战术能力等各项组成因素,包括某些身体薄弱部分,伤病部位的竞技能力水平均处于最高最佳水平。对不习惯的甚至是恶劣的场地、器械、气温、气压、温度、湿度、时差、控制体重、观众、裁判等不利的比赛环境条件,均表现出高度的适应力、应变力、免疫力、耐受力,出现运动性伤病的概率也是最低的。因此,运动员就能承受以负荷强度为主的各项大负荷刺激,尤其是肌肉、关节、韧带等的形态结构、承荷能力、动员发挥能力、恢复适应能力、力量、耐力、速度、尤其是长时间运动的力量耐力水平、以专项动作技术感觉为主的各项技能能力、自信心、克服困难的勇气和决心、注意力高度集中及分配的能力、抗干扰能力为主的各项心理能力、战术能力、智力都处于最高的良性状态,经常能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持续不断地表现出极高的竞技状态水平和运动成绩,甚至在整个赛季均有极佳出色的表现。俗话说运动员总有“用不完的劲儿,使不完的力气。”例如著名的美国男子游泳运动员菲尔普斯在北京奥运会期间就处于竞技状态最高最佳水平,连续打破多项世界纪录,夺得八项奥运冠军。例如我国女子游泳运动员焦刘洋,在 2011 年 7 月上海世锦赛四天前连续在巴西世界军人运动会上参加了五项比赛,获得四金一银,接着又乘飞机三十多个小时回到上海,时差还未倒过来,接着参加世锦赛,又表现出良好竞技状态取得世界冠军。最近的孙杨,叶诗文更是这样,他(她)们在 2011 年 7 月上海世锦赛上就表现出夺冠军破世界纪录的最佳竞技状态水平和成绩水平。此后通过一年的针对性训练和赛前训练就又在最高级别的赛事伦敦奥运会上各破世界纪录,各获两枚金牌,取得了史无前例的重大突破,尤其是孙杨在游泳中的马拉松,对体能要求极高的 1500 自由泳项目上破世界纪录,夺得冠军,更加显示出极高的最佳竞技状态水平。这些案例中的各项竞技状态水平诊断指标,与刘翔的竞技状态水平形成了显著的突出的反差,无可争议地显示刘翔的竞技状态水平处于低下的水平。刘翔五月底六月初凭着项目特点和个人的意志努力,“拼”进了 12 秒 97 、 12 秒 87 (超风速)的高水平运动成绩。其后各项竞技能力就迅速出现明显下降趋势,如机体的各项适应能力、抵抗能力、免疫能力、放松能力、协调性、节奏……就明显下降,不但跟腱伤情复发,甚至出现从来未见的肋间肌拉伤,体能能力明显下降,运动中的速度耐力等明显下降,竟出现为伦敦奥运会上体能能否保证跑完三枪而耽心的现象,故 7 月 13 日的伦敦钻石杯上第一枪跑出 13 秒 37 的一般成绩。为缓解状态低迷,保存实力,第二枪决赛未参加而退赛。此后易地德国训练恢复调整,也未能遏制住,竞技状继续下降的发展趋势,以至出现 8 月 7 日奥运会上第一枪中的第一栏右跟腱就严重撕裂倒下的结果。

    通过对刘翔三次跟腱受伤,尤其第三次伦敦奥运会跟腱严重受伤的简要分析论证,我们不难得出以下的结论: 没有把竞技状态在伦敦奥运会期间恢复调整到接近最高水平,是刘翔足跟腱再次严重受伤退赛的根本原因。这一案例也再次深刻揭示了恢复是当前运动训练中的主要矛盾。 本人在《论当今我国运动训练中的主要矛盾》一文中(两万余字,发表于北京举重网 2011 年 11 月)作了较为全面系统的论述,可以参阅,在此不作重复论述。

4、刘翔伦敦奥运会失败的有关启示:

4.1 恢复是当今运动训练中的主要矛盾

    超过前一训练周期最高水平的大运动负荷训练和此后超过前一训练周期最高水平的超量恢复是运动训练基本原理的主要组成部分。大运动负荷后得不到超量恢复,这是大运动负荷大不上去,竞技状态水平、运动成绩不能持续提高,甚至导致严重运动创伤,训练比赛失败的根本原因。刘翔在一系列超大比赛负荷后没有得到恢复,更没有超量恢复导致伦敦奥运会失败的沉痛教训,我们应该深刻记取引以为诫,要把大运动负荷后的恢复当成主要矛盾切实抓好。

4.2 处理好负荷强度与负荷量的关系

    赛前训练的负荷强度可以随负荷量的增长而增加,赛前训练的总运动负荷也可以以负荷强度为主,但在竞技状态水平没有全面恢复调整到接近最高水平时,切忌采用极限强度的运动负荷测试或参加比赛。否则,轻则更加明显地延缓竞技状态水平在指定的比赛期间出现过程,重则如刘翔一样运动伤病不可避免地跟踪而至。

4.3 决定赛前训练效果的关键方法

    熟练、准确、可靠、客观的运动员竞技状态水平和发展趋势的诊断,是运动训练包括赛前训练取得成功的根本保证。若能事先对刘翔竞技状态水平没有恢复到最高水平,并不断下滑的发展趋势及时作出准确、可靠、客观的预测和诊断,并根据诊断结果安排好继续恢复适应的恢复性训练,就不会出现大赛中如此严重的失败。作者在《竞技状态诊断的制胜作用》一文中(北京举重网 2011 年 5 月)对竞技状态诊断的制胜作用作了较全面的论述。我们必须切实抓好竞技状态诊断这一关键方法的学习、掌握和熟练运用。

4.4 竞技状态失控时有关训练安排方法

    当状态诊断充分显示竞技状态水平严重偏离既定的时间周期安排,无法通过正常有效的方法手段恢复调整过来时,可采用继续恢复适应的方法手段,以求竞技状态水平在赛前训练中稍有继续恢复上升。比赛中即使竞技状态没有达到最高水平,然而立足于一个“拼”字,也能取得说得过去的较好的成绩水平。例如刘翔在北京奥运会前,伦敦奥运会前,如果不安排极限强度 12 秒 98 的测验,不参加伦敦钻石杯赛,求得竞技状态水平有所继续恢复上升,届时凭借刘翔比赛中的拼搏能力、兴奋性、娴熟的栏间技术能力和后程跑的耐力等优势,完全可以“拼”出一个 13 秒左右的说得过去的较好成绩。赛中、赛后即使出现某种程度的劣性反应,比赛任务基本完成,亦有充分康复治疗的时间和条件。这种总体安排思路可谓最佳选择。

作者:顾鸿泉

2012 年 9 月